在美国,篇七

离上次写完日志又过了三个月,但总感觉才刚刚过完生日。就像总感觉才刚刚来到美国,可实际上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飞机刚刚落地。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在美国,篇六

昨天是我的27岁生日,是行走在这个世上第27周年的里程碑,然而意识到这点其实有点伤心,就如同意识到你已经不是早上7、8点钟的太阳,这个社会也没法将全部的希望继续寄托在你身上一样。不过今天不是很想讨论太多关于自省的话题,毕竟生活有太多值得关注的方面,那些我们不能只流连于纸张忘了自己思考的事情。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在美国,篇五

得益于独自一人生活的时光,我开始有了更多检视自己的机会。经常觉得自己活得太过麻木,看似对任何事物都抱有兴趣,实质上始终蜷缩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任外部世界斗转星移不为所动。这点从若干年前开始直到现在都几乎没有怎么得到改观。农历新年到今天,已经过去120天了。整个四个月,三分之一年的时间,我似乎没有取得任何成绩,而在之后的四个月中我仍将看不到取得成绩的任何希望。我似乎开始慢慢习惯上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而真正说要从客观上去分析的话,我大概是被太多无关紧要的小事吸引去了精力,同时自己也不够努力,不够坚韧,常常以不值得牺牲身体健康去工作为借口报以懒惰,还有的大概就是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人,没有足够灵活的数学思维可以帮自己取得成绩。没有严苛的自律,没有超人的努力,没有惊人的天赋,即使是借着老板的面子来到这所世界顶尖学府,碌碌无为这么多个月,大概也不是那么不能难以解释吧。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在美国,篇四

先给这篇日志定个副标题吧,「见自己,见世界,见众生」。这是一代宗师里面的一句话,也是特别具有儒家三观的一句话。想来想去,读了又读,觉得自己与这三个境界里的第一层都相距甚远。细细想来,走在这世上的27年里,自己写了无数多的自省文,做了无数次的自我总结,然而到了这个时间点上都显得空白无力。我的缺陷在哪?我的优势在哪?我能做到什么,我应该关注什么?第一个问题我有许多个答案,第二个问题我没有任何答案,第三个问题我想要去回答,第四个问题我则没法去回答。也许是出国以来一直的颓废,加碌碌无为导致的焦虑才造成了我这段时间内拼了命地想要给自己找个出口,找出个可以反败为胜的希望,然而这一套走下来其实并没有任何改观。就像那句网路流行语说的那样,懂得了那么多的道理,你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在美国,篇三

今天是2月的最后一天,而明天就要开始来美的6个月。听着窗外新年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回忆着过去这几个月中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竟没想到一件能让自己满意的。这似曾相识的沮丧又仿佛把自己拉回了从前。那段成天无所事事宁愿做所有与学习无关的事也不愿学习的日子。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