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一

今天是来美国的第45天。不由感叹时间真是过得好快。我还能想起10月1日早上匆匆赶往殷高东路赶地铁的样子,转眼间就已经从浦东飞出来一个半月了。而且,再有一个半月也就是崭新的2017了。翻起朋友圈里的2016年的第一条状态,感觉只好像几个星期之前的事情。但是其实最伤感的并不是时间过了这么快,而是接下来的两个春节,我都没法在家过。

我从来都不认为我是一个仪式感很强的人,但我也必须得说自己真的是一个很喜欢看大家热热闹闹挤在一起的人。所以有的时候就会想起高考刚结束的时候一大家子人在一起帮我过20岁生日时的样子,那时候真的是幸福地没心没肺而又毫不珍惜。

在美国这么些日子里最大的感触便是想家,这种感觉比20岁第一次离家去西安上学的时候更为强烈。想家里吃的东西,想展示一下自己刚学会的菜给妈妈尝。于是不可避免地,在刚来第2个星期看到那篇有关什么是人间烟火的回答的时候重重地回忆了一把从前的日子。然而一直以来,我始终认为想家是懦弱的,是没有骨气的幼稚。人总要背井离乡,与自己过往一切所熟识的人和事道别,尽管残忍但却无可奈何,这是人生最终的奥义之一。所以每当我分析为什么在国外的时候这么想家,我只会把所有的这些归根到是我孤独上。

来这里一个半月,与室友交好,与老师见过面,与老师的其他的学生也聊过天,还去蹭了一门博士生的课。坐公交时会给人问早安,逛超市会给人道谢,然而我还是只能每天独自一人做饭。不是说自己做饭有什么不好,只是说那些想炫耀的,想偷懒放弃的,统统都因为找不到借口而消失殆尽了。过去的26年里我从来没发现自己是这么的不乐于交际,尽管我把其归因于懒,但我想也许这真的只是因为是懒,懒得去分析是不是其他原因。

每个人都是生而孤独。每次看本杰明巴顿奇事都会如此感慨。以至于如果在人生中你真的意识到了有那么几个闪光的片刻,有一些人和事可以让你暂时忘却这人世间的最大真理,你都要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去抓住它们。因为所有美好的事情都会消散,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开,莫负春光。

夹在上一个1/18与下一个1/9的中间自己不由默默盘算着,这大概就是我人生中最后一段能够完全自私地享受自己独断专权的时光了吧。突然意识到原来大学毕业也已经4年有余了,而我却一直没能找到那种人生十字路口的感觉。朋友同学们都陆续地成家立业,每个人都开始挑起自己肩上的单子,而我所错失的这些,大概都是因为母上大人为我扛去太多生活的艰险,隔着2万公里我都能在她的庇佑下过着平凡中庸不求闻达于诸侯专注于混吃等死的人生。整天哭喊纠结着的都是矫揉造作的细枝末节。比如说,两天前做菜一不留神切了自己多灾多难的左食指,事后也没特地想着去医院整个破抗,这两天头疼得天旋地转才不由自主地担心了自己起来,会不会是破伤风所感染?

一如既往地,活得像个孩子。

大学要毕业那会儿,我觉得自己是因为计划得太多导致自己束手束脚错失了很多机会与可能。博士尾声的这会儿,我却又觉得自己总是太想着因势而为以至于让自己变得随波逐流,硬生生得活成了一团浆糊。而这其中最耻辱的,是让别人为自己的幼稚买了单。

可是呢,我能幼稚的时间也所剩无几。那些充满人生哲理的话总是在教导我们年轻的时候要不怕犯错,还教导我们要时刻保持年轻。可是我只希望能在剩下来这段可以幼稚的时间里,为今后的成熟热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