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二

上个礼拜又把囧sir的《抗癌的我》给复习了一遍。上次在豆瓣上给这部电影打卡已经是2014年1月11日的事情了。当时只是记住了有关这种圆满结局所存在的小恶俗,现在再看才感到为什么了这种圆满的小结局才能真正让人泪中带笑。

就像某篇影评里写的那样,小囧被自己的亲情,友情与爱情所环绕,哪怕即使最后没有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足够让人心满意足。然而我还是喜欢这样的恶俗,痛定思痛,痛何如哉。大概最动人的莫过于这些平凡吧。就如同我一直所认为的,项脊轩志里面最让人动容的不是那句“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而是“娘以指叩门扉曰:’儿寒乎?欲食乎?’”。

其实之所以提起这档子事,主要是掩盖不住自己对于早上在跟母上视频时,母上提醒的那句话,“明天起,你就28岁了哦~”。

是啊,不用满屏的朋友圈来提醒,那些默默无声在我生命中悄然流逝了28年的若干个小细节仿佛一下子都跳了出来,并指着我说,“你啊,快三十而立了哦~”。

在看了太多悲欢离合的镜头,听了太多游子思乡的音乐之后,人总不免每天生活在不能归乡的恐惧中,生怕每一个念头成为最后的绝响。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这个礼拜又重新复习了帕老爷的《闻香识女人》,当年被帕老爷撩妹技能点满惊叹到的我如今更被男主的“原则性”打动。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因为自己脑中的信念敢于从一个陌生人手中夺下枪,宁愿牺牲自己的学业前途也不愿意向强权低头。然而,似乎我早已忘了自己竟然还仰慕过这种东西。

当然了,其实感慨并不止于此,一个人在国外有了更多的时间与机会去好好思考自己。之前曾看到过一篇文章,题目叫大神那么多,我们努力的意义在哪里?我想这个题目早已经概括了这篇文章的主要思想,这种困惑感其实也一直存在于我的博士生涯中。牛逼的人那么多,聪明的人还那么努力,那还需要我们拯救世界么?文章给出的答案很简单,也很小确幸,“超越你自己就好”、“看看自己究竟可以走多远,飞多高”。我很不好意思地承认,小确幸确实很温暖,哪怕有的时候会很反常识,“逃跑可耻但有用”,也会很温暖。

是啊,哪怕以后真的要去学校做学术,得不了诺贝尔奖就一定不快乐么?

长大了,发现快乐好难,做什么都需事先考虑有没有意义。长大了,发现时间好快,做什么都要紧着往前做,不然总怕被人抢了彩头。就像一直在脑中盘旋挥之不去的那句话,“不汲汲于生,便汲汲于死”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来美国快三个月了,看了很多台湾的政论节目,也逛了很多美国本土的新闻论坛。惊讶于世人对于未知事物的恐惧所导致的无法想象的暴力,无论是言语上还是肢体上。人们太乐衷于确立自己对于世界的价值,导致了太多的纷争。然而就如同某位嘉宾所说的那样,其实这些靡靡之音是不利于人的内心修养的。然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惯性思维却在我的脑中一直挥之不去。故又把钱四爷的《人生十论》给下载了下来,希望在隔了3年之后再读,能够得到更多的思考。

新的一年了,在这里许个愿望吧。最近发现自己懒得好过分,自控力差得好过分。新的一年里,希望自己可以再勤快一些,对自己要求再严一些,执行力再狠一些。

大家新年好,愿世界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