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三

今天是2月的最后一天,而明天就要开始来美的6个月。听着窗外新年以来的第一场大雨,回忆着过去这几个月中自己所做过的事情。想来想去竟没想到一件能让自己满意的。这似曾相识的沮丧又仿佛把自己拉回了从前。那段成天无所事事宁愿做所有与学习无关的事也不愿学习的日子。

到了这个年纪,其实已经不能再把这个锅甩在学习头上了,因为我只是单纯地不想做正事。那些单调的,长久到看不到任何明确目标的工作,让我感觉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不知道要随波漂到哪里。而这种迷茫感在我身上并没有得到任何正面的回应,我只是当自己不知道这回事一样一直在躲避这个事实。哪怕在某个时分曾有灵光闪过也终因时间的流淌趋于平淡。

少年时,总觉得自己是那个踩着七彩祥云要拯救八方黎民于水火的天选之人,随着年长起来才发现自己只不过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也一样仰望着这个世界少有的惊奇。所以时间在教会我们理性,教会我们道理的同时也不断在暗示我们要跟自己妥协。就像是高考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没能选择自己想要读的专业反而去了自己最不愿去的专业一样,也像是以往那些一口拒绝的“宅男”标签一样等等。在最近的这段日子里,我开始渐渐意识到自己还在对高考之后一路上的选择所耿耿于怀,自己本身也是真的不愿意去与人打交道,即使真的是喜欢与有不同经历人交谈,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心还是会在一个又一个场合里屈服于自己对于外部世界里那些未知的恐惧。

大概所有的这些都可以简单归结于“自我驱动力”不足吧。

所以你看,一不小心又犯了“懒得思考”的病。

作为一个在读博士,懒得思考其实更为致命。往深了说,那就是如一具行尸走肉一样盲目地听从任何人的说辞,这样子的人在学术界是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大概一如一篇文章里说的那样,我现在这样已经有点积重难返的意思了,沉迷于网络上群众性的思维,慢慢地也变得如他们一样感性、短视、跟风。网络被发明出来的本意是为了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而在最近,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当网络上的大家开始变得难以想象得接近时,所有的意见与思想开始不分彼此变成了同一个声音。想必这也是社会进步中一个不小的尴尬,现代社会所倡导的多样性却由于现代社会的发展而被抑制。当然归结于个体时,问题并不难解决。只是我看了太多无需思考的媒体与结论,这类快餐一般的精神食粮像鸦片一样不断地毒害着我的想象力与辩证思考能力。于是最近这段时间我终于试图把微信朋友圈给戒了。此外,微博也在去年停止了自说自话。然而过往所遗留的影响还是在不断地刺痛着我,习惯性地直接搜索去找答案,习惯性地在来回比较上浪费时间,习惯性地忘记自己究竟是为什么要做这些工作,我仿佛如一头被蒙着眼睛的驴子一样,抱怨着自己生活的同时却对现状无能为力。

我已经记不清自己上一次好好读完一本书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很久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忘记自己以前所坚持的一些东西,并继承那些我早应该遗忘的恶习。在和时间赛跑的比赛中,我也越来越看不到自己胜利的可能。然而我相信长大教会我们的除了理性思考与知识,还有不忘初心的坚持。只是所有的这些话究竟可以有多少落实在行动上才是真正的关键所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