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四

先给这篇日志定个副标题吧,「见自己,见世界,见众生」。这是一代宗师里面的一句话,也是特别具有儒家三观的一句话。想来想去,读了又读,觉得自己与这三个境界里的第一层都相距甚远。细细想来,走在这世上的27年里,自己写了无数多的自省文,做了无数次的自我总结,然而到了这个时间点上都显得空白无力。我的缺陷在哪?我的优势在哪?我能做到什么,我应该关注什么?第一个问题我有许多个答案,第二个问题我没有任何答案,第三个问题我想要去回答,第四个问题我则没法去回答。也许是出国以来一直的颓废,加碌碌无为导致的焦虑才造成了我这段时间内拼了命地想要给自己找个出口,找出个可以反败为胜的希望,然而这一套走下来其实并没有任何改观。就像那句网路流行语说的那样,懂得了那么多的道理,你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除了目前对于自己的不满,此外最大的负面情绪就是对别人的羡慕嫉妒恨吧。羡慕于他人的生活,羡慕于他人的感情,嫉妒别人的成就,恨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果断一些,再努力一些。那些以往为我所不屑一顾的也开始越来越显得我的失败。生活啊生活,仿佛随着年岁的渐长开始越来越变得世俗,你会以为那些不好的是冲着你来的,那些好的也没有在一波一波不好的之后拨云见日。灰心,懊恼,沮丧以致麻木。曾经我以为,坚韧只是两个简简单单的字眼,曾经我以为抗压只要专注就能做到,然而事实是,即便是自己读懂了这些美好品质的一点或两点,我依旧做不到,即便是想要奋发图强做出些改变,意志也会随着时间的拉长被一点一点地被消磨殆尽。这个世界太复杂,这个世界太简单。因为越是简单的道理越深刻,越简单的事情你越是做不好。这世界的一切一切都仿佛有着自己的逻辑。就目前的状况而言,我觉得这个逻辑恰恰来源于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每个个体的自身,即每个人的习惯。

「We are what we repeatedly do. Excellence, then, is not an act, but a habit. – Aristotle」

最近经常因为乏味,而去偷懒玩游戏,因此当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感受到的已经全然不止振聋发聩那么简单。结合自己最近的所思所想,我甚至发现原来我们不只是习惯的奴隶,我们的所有一切,优点、缺点、性格与情感乃至运气都拜我们的生活习惯所赐。就好像我们玩一个足球游戏,那些容易在传球过程中失误连连或者经常不假思索导致误传的选手往往进攻节奏也更快。再说大一些,仁慈的人总是有些心软,自律严厉的人往往很难包容自己或者他人的错误。年少时,我们往往惊叹于伟人们完美的人格或完美的事迹,我们所不知道的那些方面都在日后被世人归结于“观察者偏差”。大概生活中的强者胜于我们的就在于他们可以发扬天平两端上优秀的,掩盖那些所不足为人所道的。而关于我自己,我应该如何去接受自己原来是这么的无用与失败。因为从某种角度而言,接受与妥协往往只有一念之差。

今天是来美半年之后的第一天。过去的半年中我没有做出任何成绩,我所得到的,除了这些日子里一直以来的负面情绪以及伴随着的可能的借口,我一无所成。我仿佛走到了博士阶段的最低谷,同时看不到任何可能走出去的希望。我渴望走出去的那一天,然而从时间的角度上来说,出去是总会出去的,只不过上升还是下沉又是另外一个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