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五

得益于独自一人生活的时光,我开始有了更多检视自己的机会。经常觉得自己活得太过麻木,看似对任何事物都抱有兴趣,实质上始终蜷缩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任外部世界斗转星移不为所动。这点从若干年前开始直到现在都几乎没有怎么得到改观。农历新年到今天,已经过去120天了。整个四个月,三分之一年的时间,我似乎没有取得任何成绩,而在之后的四个月中我仍将看不到取得成绩的任何希望。我似乎开始慢慢习惯上这种混吃等死的生活。而真正说要从客观上去分析的话,我大概是被太多无关紧要的小事吸引去了精力,同时自己也不够努力,不够坚韧,常常以不值得牺牲身体健康去工作为借口报以懒惰,还有的大概就是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实力很强的人,没有足够灵活的数学思维可以帮自己取得成绩。没有严苛的自律,没有超人的努力,没有惊人的天赋,即使是借着老板的面子来到这所世界顶尖学府,碌碌无为这么多个月,大概也不是那么不能难以解释吧。

当然,对自己生活主旋律的失望并不是这次日志的主题,因为生活中还有很多其他方面也需要你去留心。比如最近越来越明白“让子弹飞一会儿”的重要性。正因为很多时候,事情的本质并不是都可以从一开始就原原本本地显示出来,你所花的功夫往往也不能立竿见影。就如前几篇日志中写的那样,虽然我已经积重难返了,但这只说明我需要花更大的力气才能从低谷爬出,而如果随随便便就能走出阴霾,那只能说所面临到的问题根本算不上什么挫折。从这点出发,长久以来我都觉得自己过得太毛躁,想一下子就取得某些成绩,想一下子就打败对手,这些心态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而比较有意思的是,想通这些是缘于周末的打羽毛球。一直以来我都是想通过几拍快杀结束战斗,然而当击球力量上去之后经常难以控制球路,导致各种失误,再加上心态崩溃导致哪怕面对很初级的对手都不能保证赢球。一直以来我都被这些急于求成的心态深深影响,也从来没有想过如何要加以改变。对我而言,耐心更像是一句拖延的借口,而就是这种观念导致了一直以来我都沉不住气。

然而行走在这世上,修行自身只是一部分,如何应对外部环境的影响可能更为重要。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DOTA2去年的TI冠军队今年被资本的力量拆的七七八八,搞得兄弟反目,身首异处;马里兰大学的一个女生的毕业演讲也因为发表了抹黑祖国的言论在网上炸开了锅;曼联这赛季因为把所有的命都交给了欧联决赛,穆鸟决赛前跟决赛后的境况实在让人唏嘘不已。诸如这样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说日本留学生被舍友的前男友所杀的案子等等,所有的这些都让人感受到这个世界冷到骨子里的无情。纵使我们一再抵制社会达尔文主义,然而胜者为王只重结果的理念却是在这个世界上大行其道。此时对哲学上那三个经典问题的追问也不能让我感受到任何能够能用来理解这个世界的内核,或者说以我的方式去理解。我能想出最好的解释,大概就是大部分的我们都是不那么坏,也没那么好的普通人吧。

往前数十年二十年的日子中,我们毫无感激地肆意挥霍着这个世界可能最“单纯”的一面,而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可能需要穷尽所有的时光与努力来探索这个世界,以获取能够温暖自己或家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