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六

昨天是我的27岁生日,是行走在这个世上第27周年的里程碑,然而意识到这点其实有点伤心,就如同意识到你已经不是早上7、8点钟的太阳,这个社会也没法将全部的希望继续寄托在你身上一样。不过今天不是很想讨论太多关于自省的话题,毕竟生活有太多值得关注的方面,那些我们不能只流连于纸张忘了自己思考的事情。

其实要说今年最大的感悟,其实就是意识到自己其实是个普通人,不仅是这样,是意识到世界上一切的发生都是有迹可循,没有人可以做到全知全识,不会犯任何短视或者长期的错误。其实这么浅显的道理,早应该在本科读名人传记的时候就领悟在心,然而那个时候我活得好像行尸走肉一般,完全意识不到这出,说实话我已经忘记了那个时候的读后感是什么了,我应该早早写好读书笔记的。所以话说回来,每个人都会犯错,无论他\她多么优秀,人们都应该能够给予其关怀与原谅。可是过失有大有小,一个女生在出发去房东处签约的路上犯下了这辈子最大的错误–搭上了陌生人的车,导致了她被拐卖到现在都没能得到解救。从当时看,可能那真的只是一念之差的小错误,谁不愿意去相信同校高年级的博士生对深陷困难的自己及时地施予援手呢?毕竟刚到美国大家都会被美国人随时随地说“Thank you”的礼貌感动呢?(插一句,国人对老外莫名其妙的自卑感导致了很多不应该有的过分信任与过分重视,其实到国外生活过一段时间之后你就会觉得其实老外跟我们没有任何区别,有真诚也有狡诈,人类的本性使然。)

所以我得到的结论是居安思危,我们必须得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不能去犯错,同时还需要在犯错之后有原谅自己的心胸。然而在现实的生活中,我既做不好第一点,也完全做不到第二点。体现出来的就是自己显得太小心不够洒脱,也显得太小气不够大气。

个人犯错只是构成这个世界最基本的分子之一,国家层面的犯错则是这个世界最重要的构成部分。举个最近的例子来说就是西方国家最近闹出的民主变民粹主义潮流。人们为了达到绝对意义上的民主实施了多数人的暴政。然而很讽刺的是,真理永远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而非常值得研究的事也是为什么当大多数人抱团在一起,所作出的决定都是非常肤浅而且短视。昨天也是香港回归的20周年纪念,油管上有很多关于香港回归二十年的讨论,台湾视角,大陆视角,香港视角,西方视角。关于这个问题,大家的不同讨论也让人看清了其实所有的观点无非就是自己立场的体现。大陆的观点还是很传统,回归就好,香港只不过是一个发展的比较好的特区;香港的说辞则很大一部分还是既想搭大陆发展的顺风车又不想要大陆的社会负担。这里值得一提的就是,台湾还是一副“虽然我承认你大陆经济发展地很好,然而我不认同你人文社会等等的任何方式”。我没法评论这其中体现出来的抗拒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观点,因为我自身成长于认同这种文化的氛围之中,但是经过出国以来对比两岸三地人民的观点和意见让我逐渐认识到中华民族尽管没有表现在明面的哲学信仰,然而文化认同却在国家认同,民族认同,信仰认同之前链接着所有中国人。当然,其中还有个让我十分赞同的论点就是其实大陆在香港回归一国两制的问题上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就是没有在接受殖民地之后对殖民氛围进行清洗。直接导致了港独势力的崛起,香港民众自身的民族认同问题。香港的群众只记得在回归之前宗主国或有意或无意搞事情而弄出的短暂的民主自决而忘了大陆一直以来援以的帮助。我不否认每个人都关注自己利益的正当性,然而正是这点导致了“肉食者鄙,不能远谋”的主角在当今社会逐渐变成了我们自己。当然很多时候,某些小部分的人反而运用这民粹这一点,来实现自己个人的政治利益。

当然,我也没有说大陆就完美无缺,最近开的倒车也是莫名开地飞起,比如强权无视民意、整个国家非专业的人员对专业人员的不尊重以及颐指气使(一直以来这种反智主义显得真是非常让人不解),整个看起来就是一种扭曲的霸道。当然不可否认的是近千年来,中央集权对这种家长式的管理有了太多的影响,我还是愿意相信随着经济的增长,社会终将变得开明,法治起来。我同时还喜欢密大人类学系门口上的那句话,“Spread ideas, not hate.” 当然想要做到这样,真的是很困难。

最近我还意识到一点,那就是国家对房价真的没有任何调控让其下降的想法,毕竟是财政的重要收入之一,毕竟也没有真的导致民不聊生,毕竟还是解决国家经济问题的一种有效手段。真是怪自己一直以来的天真,自我封闭地不去了解事情的另一面,如果上大学之前就买房,大概是现在已经不用烦恼以后的生活问题了吧。但是最近和姨夫讨论、在网上看,大家都对祖国的经济未来有一种迷之自信。虽然我从技术方面也承认未来形势一片大好,但是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我们可能都需要一盆洗脚水把自己浇醒。当然也可能只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也可能事情都是这样好坏参半地发展下去,我只是少见多怪了。我依然需要继续认识这个世界,理解并接受它。

Happy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