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篇七

离上次写完日志又过了三个月,但总感觉才刚刚过完生日。就像总感觉才刚刚来到美国,可实际上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的飞机刚刚落地。

我仍能记起去年这个时候的模样,畏首畏尾,害怕做错任何一件事,不愿寻求别人的帮助。即使在离开上海之前就知道去到一个新环境我会花上很久的时间才会适应。不过没想到,居然要这么久。

其实很多时候有很多话、很多感悟想记下来,觉得自己看透了人生,感觉自己活得特别通透,就挑几个现在能想起来的,比如说“绝大部分人的观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某些个人的意见”、“所有人的恐惧都来源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人生而孤独,我们只不过都是短暂地抱团取暖”、“大部分人的大部分时候都是一个仁义礼智信的君子,而真正决定他们是善是恶却是靠人生中的几个瞬间”、“人们都是借助别人的故事说着自己的人生”……等等等等。然而就像那句网络名句说的那样,知道了那么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更何况这其中还有很多并不那么正确。

所以说“知易行难”与其说是一句道理,不如说是划分人与人的依据。

其实过了27岁生日之后越发感受到自己与“青年”这一词渐渐远去的无力感。这就好像之前朋友们说的“我还没有准备好长大”一样,有太多的事我没有准备好去面对,随之而来的局促与紧张感伴随着一直以来放纵人生的习惯导致在出国之后这段时间内,产生了以前所无法想象的焦虑感。我曾一度在网上搜索过“中年危机”这个词。而这也是第一次不是为了故意成熟而去成熟。

我在想,我到底想要过一个怎样的人生。绝大部分时候,面对着网络上别人所获得的成功、别人成立家庭的成就感自己都会投以近乎绝望的羡慕,而除此以外的部分,则被自己用来不屑一顾与回忆过去。似乎那段诗意的、不切实际的人生憧憬被我在不知名的某一个时间点上遗落之后,再也没有被捡回来。而被曾经的我所看不起的美好品质们也都似乎在嘲笑着我。坚韧、专注、勤劳勇敢,那些仿佛是我一生都达不到的高度。哪怕早就知晓这些道理,我还是没法做到一丝丝改变。或许是我的方法不够科学,也或许只是自己不愿承认这就是我的本来面目。也慢慢地就这样被自己困住。

很想过地洒脱一些,阳光一些,大条一些,后来发现我所能做到的与洒脱无关,与粗心相等。而我所能找到的理由大概就只剩性格使然。曾经觉得自己无所不能,所以当发现竟然有很多人做到了自己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的时候,这种绝望感真是难以名状。

最近的这段时间,我总在想,来美国之后我获得了什么。我想道出一千个自己所获得的宝贵经验,可是当真的要说出口时,我却发现自己好像都没有原来那般坦诚了。曾经的我们,或有意或无意地仗着自己年轻,做出一些疯狂承诺。当我们失去这般光环时,仿佛自己从世界的中心滑落,不知所措。我真希望这般困顿并不只是自己的自怨自艾,一个人的世界太孤独,但如果只能选择一人对抗这个事实的话,我希望自己学会永远年轻,永远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