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之不得,辗转反侧

今天是为了上马的第一次体检。然后,约好了下礼拜三再去一次。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再见十一

今天就是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了,一如一转眼九月就过了一样。一直想把这个博客搞得技术一点,没想到写的碎事还是要更多一些。在学校的日子也真不一样,打球,泡馆,跑步,也依然可以过的有模有样地忙里忙外。大概是因为来了上海的原因,我还挺喜欢这种忙的感觉,充实而富有挑战。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关于装修

回家 10 天了,一直在忙关于装修的事情。发现不准备出国是件真正的好事,把剩下来的钱来给老妈还有未来的自己改善一下生活环境,直到现在都觉得是人生中最值的一笔投资。毕竟要是严格算起来,现在这个住了25年的房子从一开始,就是个二手。拥有一套崭新的居所,这种兴奋的感觉真是无与伦比。于是每天都会在各种跑,也会在各种不跑的时候上网看关于装修的手册,以及各式各样的装修成品展示图。以至于到后来我发现其实装修也跟搞学术一样,每一件东西都是一个知识点,你要花时间去上网查资料把它搞明白,然后最后综合结论搞出一个让大家满意地成品。成功的案例倒是随处可见,网上搜一搜,他家看一看,也各有各的长处。如果再能把情调加进去,那就可以上豆瓣和知乎了。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辛亥与近代

起了个这么大,这么严肃的名字只是因为最近看了两本关于中国近代史的书。一本是李敖先生的《北京法源寺》,一本是张鸣教授的《辛亥:摇晃的中国》。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journal

R with Hadoop in CentOS (Local Mode & Pseudo-Distributed Mode)

断断续续地折腾 R 跟 Hadoop 已经有快十天了,但是直到昨天才正儿八经地把 Hadoop 的平台给搭建起来,慢的主要原因大概是花了太多时间去找教程,也看了太多没用的教程。无论是网上还是线下的实体书针对 Ubantu 平台下的指南真是又全有多,而 Redhat 系不是特别老就是特别精简,大概真正的大神都不懈写这种备忘录的。本来想过几天再写点东西总结一下,没想到今天跑 RHadoop 的时候还是出了很多莫名其妙的的错误……想想还是别偷懒了,以免回头忘了会很麻烦。

»
Author's profile picture Chen on tech